Einzeltitel

德国阿登纳基金会员工寇瑛将康拉德•洛伦茨的晚年力作《人性的退化》译成中文

奥地利学者康拉德•洛伦茨(1903-1989)是现代行为学创始人,1973年因其开创性研究获得诺贝尔奖。他一生致力于研究人类生存、人类文明的未来及人类因其可行性妄想和对环境的破坏所必须面临的生存威胁等基本问题。在其晚年著作《人性的退化》中,康拉德•洛伦茨最后一次全面展示了他的世界观。其中文版本由德国阿登纳基金会寇瑛女士翻译首次面世。

简短前言与内容提要

简短前言

目前来看,人类未来的前景极其暗淡,很可能被核武器自毁,迅速但绝非无痛。即使这种情况没有发生,人类也会渐渐“中毒”,或因其赖以生存环境的毁灭而消亡。即便人类及时终止了其盲目和令人难以置信的愚蠢行为,所有构成人性的那些特质和能力的持续衰退也会对他们造成威胁。许多思想家看到了这一点,诸多书籍也曾论及如下观点,即环境的毁灭和文化的“颓废”如影随形。然而,仅有少数人将人性的退化看成是一种疾病,只有个别人像阿尔多斯•赫胥黎(Aldous Huxley, 1825-1895)那样,试图探寻其致病原因和可能的治愈手段,本书亦旨在这一方面做些探索。

内容提要(译自德文版,因编辑原因在中文译本中未曾刊登):

第一部分:很多人相信,世界的发展进程应是预先确定和有目的导向的。事实上,有机世界的发展就是不可预知的。基于这种认识,我们不仅相信创造过程的真实可能性,也相信自由,更相信人类所肩负的责任。因此,本书第一部分旨在推翻世界发展是预先确定的假设。世界的发展本质上并非创世史。

第二部分:因为人类价值观决定一切道德责任,所以,我们必须抗辩犹如瘟疫一般蔓延的误信,即只有量化可测的真实才可信。必须令人信服地澄清,我们的主观认识过程具有与现实世界同等重要的意义,就像一切可用精确自然科学术语能够表达的那样。

第三部分:抽象思维和语言文字促进人类知识、能力和愿望的发展,进一步说,对人类精神有重大影响。其指数级的发展速度使人类精神实际上又变成为“灵魂的对立物”。这种人类精神造成了一种窘境——使得人类自然秉性不再发展,致使在刚刚过去的历史发展进程中还被视为美德的那些文化的、“本能的”以及基因编程的行为准则在这种情况下陷于沦丧。

第四部分:本章节探讨我们所深陷其中的处境,其发生过程在第三部分已有涉及。这种处境尽管伴随着不可逆转的技术与经济发展恶果,很危险,但希望尚存。源于技术的思维习惯固化成具有自我免疫力的、技术至上论的教条。技术至上或技术决定论导致组织过度,其剥夺行为能力的作用随着组织人数的增加而放大。在文化领域也缺少交互影响的多样性,而这种多样性却正是所有进化发展的前提条件。当今青年处境尤其令人担忧,为了消除世界末日给人类带来的恐怖心理,恰恰需要在青少年当中重新唤醒美与善的价值观念,而这却受到唯科学主义和技术至上论思想的抑制。教育手段要从完形感知 (指人们对事物的各种不同属性及其相互关系在大脑中的整体反映。——译者注) 开始,如此才可以感知和谐。如果这能真正发挥作用,那么它就必须存入大量信息,就像所有计算机一样。尽可能早地与有生机的大自然保持尽可能密切的接触,是实现这种目标的有效途径。

如需此书,请垂询 当当 或者 亚马逊

联系人

Tim Wenniges

订购信息

verlag

China CITIC Press

ISBN

978-7-5086-3888-1

erscheinungsort

China China